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永远和这样的电影站在一起|单读

2018-09-26 14:31 出处:网络整理 人气: 评论(0

请记住本站备用网址:好生意小本创业,收藏本站链接地址:http://m.959.cn/zxzt/xbcygs.shtml

圈宠邪妻,法律论文网,flash广告欣赏

9 月 14 日,电影《未择之路》上映,这部荣获上海电影节亚洲新人奖最佳影片的电影,是导演唐高鹏的第一部长片。我们去影院看了两次,也被打动了两次,为影片对边缘人物的叙述所深深打动。单读主编吴琦采访了导演,回顾了他的创作历程。这个九月,不要错过这部好电影。

永远和这样的电影站在一起

文|吴琦

昨天又去看了一遍《未择之路》。影厅里只有三个人,加上我,放到中间,陆续又进来几个看起来像是在值夜班的商场员工,没有爆米花和可乐,大家像一个临时凑成的家庭,安安静静把电影看完。时间已过半夜,我其实非常困,但第二次被一部电影打动的经历,不停刺激着我的神经。

听说这部电影的时候它已经在上海电影节拿了奖,非常熟悉的套路,看上去就像是我会喜欢的电影,这反而让我有些迟疑。我完全不了解这位导演,直到现在去检索他的名字,也不会发现什么特别的履历,这是他的第一部长片,也是他第一次拿奖,他的电影第一次公映。看电影最大的享受本该来自这种一无所知,但我们常常太依赖那些不必要的场外信息。

永远和这样的电影站在一起|单读

▲《未择之路》分镜手稿

在缺乏这种信息的前提下,我被影片前半部分王学兵和那个阴差阳错被他“拐卖”的男孩在戈壁游荡的段落完全说服。不是因为所谓西部的风景,或者精湛的演技——当然这些可能都是必要的条件,而是在那样一种边缘、萧条、粗糙的生活中,影片没有过度利用这些表面的颗粒,把它们包装、升华成某种想象出来的浪漫或者悲情。而是让人出场,让人求生,保留人与人的互动中自然流露出来的东西,不管外在环境如何,那才是存在的原因和证明。

一个例子,王学兵开车半路要去给水箱加水,小店里两口子正在忙活,闲聊几句发现他在路上意外撞死的那只羊正好是这家人的,死羊和孩子此刻都藏在车后,结果孩子突然踢门,发出声响。王学兵撒谎说那是鸵鸟,对方笑笑,想去看,他又说鸵鸟踢人,危险,对方也就不再坚持。最后他没有零钱,店家也找不开,让他下次再说,继续干别的活儿去了。一个不成危机的危机就这样解除,两人继续上路,镜头在这对没有给剧情提供实际推动的小两口(他们只是给车加了水)身上多停留了几秒,就像随口说一句再见。这些细部都不必上升到道德或者情怀的高度,而更趋近于天然的善意,和小演员举手投足间的笑容和倔强一样,都是我们初来乍到这个世界时曾经拥有过的东西。

永远和这样的电影站在一起|单读

▲电影中“一家三口”的合照

情节在后半段变得复杂和密集了起来,尽管电影的编剧之一岳小军同时也是《暴烈无声》等电影的编剧,但起承转合处的处理却展现出完全不同的气质。在围追堵截和真假诡计之间,叙事的主要动力仍然来自于前面累积起来的人物性格,而不是编剧、导演的强力干预和摆布。除了仍然能看到大量如同上述例子那样不太必要的闲笔、停顿,通过节制的配乐来进行的抒情,最大的变化是这对“逃亡”组合开始面对强度更大的危机,并且一一化解。从他们的阶级位置来看,这是不可能的任务,但如果进入这部电影所营造的人与环境的关系,并不难接受整个故事的完整和流畅性。

在这里,所谓的纪录片质感不完全来自视听语言的技法,而始终来自于人物,人物是电影最重要的中介。这部电影里的人不是我们习惯在文艺作品中看到的心思复杂的人,有那么多难以理解、无以名状的情绪,在生活一次又一次抛出的是非和选择面前,他们挺容易就做出了决定。如果说他们有点运气的话,那么运气也是由这种简单、直觉和果断带来的,是用感情、善意和求生意志换来的。对这样一些“可爱的人”的描写,在今天的电影银幕上非常罕见,以至于我们并不信任这样的表达,也不接受这样的命运。这实在是一种可悲,因为我们宁可因为那些刻意编造的段子或者极尽夸张的表演而哈哈大笑,也不愿欣赏生命本身存在的弹性。

我比较反对去无限强调剧作的逻辑,这并不是反对逻辑,而是过度强调它常常导致对人的本能的低估,毕竟最终决定一个故事是否合逻辑的,还是在于它是否能令人相信。一部好电影的真正力量,并不在于让你因为一个全然真实或者全然虚假的世界而激动,而是你即便知道一切都是假象却依然愿意相信这是真的。这正是我对《未择之路》的最大观感,明明知道它也出自庞大的电影工业,但我依然愿意相信这个故事,尤其是故事里的人,相信他们在影片之外那些不为我们所知或者已经熟知的地方存在着。

只有相信,才可以让一部电影诞生,并且让它继续。

永远和这样的电影站在一起|单读

▲王学兵和鸵鸟

第一次看的时候,我并不认同现在的结尾,觉得既然一路撑开了所谓“小人物”的命运,为何不在最后留下突围甚至奇迹的可能。据说,拍摄时导演已经绞尽脑汁想了许多可能的方案,直到做出成片才想出最完美的那一个。我当时很惊讶导演在影片定剪之后面对具体的意见并大谈其他可能性时的那种淡定,他好像完全不是谈论自己的作品,以及那些连带着的创作者的自我感觉和虚荣心,而就是在谈一个路上遇到的人,一个他人的命运。我想这也是电影中的人物最终能够脱离他而令人信服的原因。而这次再看,我比之前更能理解导演的选择,就像片名一样,那些未被我们选择的道路,本质上意味着我们别无选择。这个世界最大的善意,就在于不管怎样一条穷途末路,它都会留下一些适度幻想、适度坚强的空间,以各种各样的方式教会我们一套鸵鸟拳,那是我们唯一的反抗,最后的勇气。但也终究只是插曲。

在影片上映前几天,我和唐高鹏导演坐下来,聊了一次长天。

尽管对话发生在《未择之路》的上映期,但我们都很自觉地不把它当作宣传活动来对待。正如在后面的访谈中你会读到,导演本身不是一个执着于自我的人,他在早年广告业的从业经历,甚至更早的成长时期,就确认了自我,并且不把这种对自我的认识强加在外在的认可上面。这也决定了他的电影的质地。

永远和这样的电影站在一起|单读

▲右二为导演唐高鹏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永远电影站在一起

相关文章

评论列表

    台北资讯网